逆水寒霍永刚 ?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 > 科教 >

為什么我們還沒有針對非洲豬瘟(ASF)的疫苗?

時間:2019-06-06 來源:黎先偉 編譯(豬兜) 作者:佚名


為什么我們還沒有針對非洲豬瘟(ASF)的疫苗?
 
非洲豬瘟(ASF)一直以來都是一種被人們遺忘的疾病,特別是以往人們認為這種病毒僅僅存在于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區,導致受影響的地區出現貧困和營養不良的地方性疾病。即便是這種疾病在歐洲出現時,全球范圍內也從來沒有超過12個研究團隊對此感興趣,而目前只有西班牙和葡萄牙有較多的科研團隊對ASF的相關特性進行研究。因此,在過去的60多年的時間里,我們對于這種病毒的了解只有1454篇有關ASF的一般性文章,以及167篇與非洲豬瘟疫苗相關的文章也不足為奇。
 
首先,我們必須提出的第一個問題是:為什么我們會驚訝于目前還沒有針對ASF的疫苗?
 
預防、預防再預防——將會是我們未來的座右銘。
 
非洲豬瘟病毒(ASFV)本身是非常復雜的,就如它的流行病學周期一樣,有著不止一個易感宿主,包括家豬和野豬;而非洲的情況更加復雜,因為它有著兩個天然的“貯存器”:鈍緣蜱和疣豬。然而,更為復雜的是,我們在過往的歷史上沒有實現以一種穩固且協調的方式來研究這一課題,當時針對ASF研究最好的實驗室在2000年初關閉了,因為人們認為這種病毒不再是一種威脅。但是,從現在的形勢來說,我們必須加快研究的步伐。
 
為什么我們會驚訝于目前還沒有針對ASF的疫苗?
 
目前開發ASF疫苗的研究處于什么階段?
 
  不管最近有關非洲豬瘟(病毒)和/或非洲豬瘟疫苗如何描述,在非洲豬瘟疫苗的研究方面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更接近于獲得有關于這方面的好消息。下面我們簡單地說說關于非洲豬瘟疫苗的種類。
 
滅活疫苗
 
  從1960年開始,科學家們就進行非洲豬瘟滅活疫苗的相關研究,包括疫苗抗原的培養方式、滅活方式和疫苗評價效果等。但眾多的研究表明,滅活疫苗不能產生針對非洲豬瘟強毒的有效保護,這很有可能是因為這種滅活疫苗不能誘導機體產生細胞毒性T細胞,這是消除受感染細胞所必需的活性成分。
 
減毒活疫苗
 
  這種減毒活疫苗,無論是用傳統方法還是通過基因敲除技術,都提供了極好的保護水平,至少對于親本毒株可以達到極高的保護效果。截止目前,這都被認為是最合適推出商品化疫苗的技術策略,幾乎所有針對這一技術的研究小組都被寄予了很高的期望,正如歐洲委員會最近由這個課題的專家起草的一份報告中所陳述的一樣。
 
  不過,這并不是一項容易的工作,因為當前的種毒原型,包括在美國農業部梅島實驗室所開發的種毒,以及通過塞韋羅奧喬亞分子生物中心和西班牙動物衛生研究中心-西班牙國立食品與農業技術研究所(CReSA-IRTA)合作所獲得的種毒,從它們的安全性以及DIVA能力(可區分疫苗毒和野毒)來考慮,還需要進一步的優化。這主要是由于目前制備的減毒活疫苗,對異源ASFV保護低或沒有保護,而細胞傳代致弱毒株的抗原性發生改變不能產生免疫保護,不過,由美國農業部農業工程應用技術研究所(USDA-ARS)和CReSA-IRTA組成的聯盟可以確保原始種毒的不斷優化。
 
  近年來,科學家們通過多個試驗發現,使用CRISPR(一項基因編輯技術)技術編輯重組構建ASFV已經成為可能,也為研制非洲豬瘟基因缺失活疫苗提供了新的研究思路。另外,眾多企業的關注和歐盟的資金支持,樂觀預計在5~10年內安全有效的非洲豬瘟減毒活疫苗有望推出市場。
 
減毒活疫苗VS基因工程疫苗
 
  歐盟委員會在同一份報告中鼓勵我們未來繼續在基于亞單位的疫苗方面進行相關研究工作。
 
  ASFV非常復雜,其具有多達200多種不同的蛋白質,選擇合適的抗原基因用于研究基因工程疫苗至關重要。目前,非洲豬瘟亞單位疫苗、核酸疫苗、活載體疫苗等基因工程疫苗的研究主要集中在p30、p54、CD2v等抗原基因及其蛋白。因此,商品化的基因工程疫苗還處于起始階段。
 
  盡管基因工程疫苗在安全性和DIVA能力(鑒別診斷)方面具有巨大的優勢,非洲豬瘟亞單位疫苗、核酸疫苗和活載體疫苗等基因工程疫苗的研究潛力較大,但是我們必須考慮到的是,到目前為止,針對這種致命性的ASFV毒株的基因工程疫苗都沒有很好的保護效果。因此,我們必須在充分解析ASFV主要蛋白結構與功能、感染與免疫機制、主要免疫原的識別與疫苗靶點的基礎上,進行基因工程疫苗更為深入的研究,并全面評價其在靶向動物的安全性和免疫效果。
 
 
根據目前所獲得的信息,哪種非洲豬瘟疫苗可達到預期的保護效果?
 
  對于非洲豬瘟疫苗來說,要想把實驗室的結果延伸到田間試驗總是會遇到很多困難。當前我們能說的唯一事實是,在實驗室條件下,我們所提供的疫苗種毒對格魯吉亞毒株攻毒的豬能達到100%的保護,即免疫組無一死亡,而空白對照組在攻毒后在10天內全部死亡。此外,免疫組與空白對照組相比,在短時間內血液和鼻腔分泌物中檢測到的病原數量明顯減少。
 
這種非洲豬瘟疫苗必須實現哪些目標?
 
  安全性和DIVA能力(鑒別診斷),是非洲豬瘟疫苗的一個核心問題。我們必須重視的是它屬于一種活疫苗,因此,這種疫苗的使用必須具有很高的安全保障。基因工程疫苗的使用會相對較為容易,限制因素也會少很多,但是基因工程疫苗相比減毒活疫苗還有更多問題有待解決。
 
 
雖然注射給藥的方式可能會更好地被業界所接受,但我們不能忘記還有口服給藥的方式,如目前正在試驗的抗結核或經典豬瘟的疫苗。近期,西班牙科學家成功研發出一種非洲豬瘟口服疫苗,并在野豬上進行小范圍試驗,結果取得了不錯的效果。這為后續非洲豬瘟疫苗的使用奠定了基礎。
 
小結
 
針對非洲豬瘟疫苗的研究已接近60年,但由于對ASFV各方面的研究和認識尚不夠清楚,針對傳統滅活疫苗、減毒活疫苗和基因工程疫苗的研究仍有很多技術難點有待突破。隨著全球非洲豬瘟疫情的不斷復雜和惡化,越來越多的國家科研單位和資金都投入于ASFV及其疫苗的研究,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安全有效的非洲豬瘟疫苗將會成功面世。
 
 
不過,從目前來說,針對非洲豬瘟最有效的措施還是預防、預防再預防。控制傳染源、切斷傳播途徑和保護易感動物,無論何時都是防控傳染病的三大黃金要素。

?
逆水寒霍永刚 老时时彩360开奖数据 王者荣耀公孙离去一图娇喘 成都沐足经理 pt电子游戏会让你赢么 重庆时时彩到底有多假 重庆时时五星走势图彩经网 星球线上娱乐 重庆时时提前3分钟开奖 时时彩包胆什么意思 258彩票下载app 江西新时时中奖秘籍 四川时时app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下载 乌克兰美女 芭比 快速时时的套路